丝瓜视频下载ios版

下一个!

陈克的声音平淡而又清冷,像是空中飘舞的雨丝。

他没有精力装模作样的跟这些人一一交手,因为他要保存实力,然后活着离开这里。

苏牧在城门口围堵他,再次调用了守城军,无视于隐龙阁,甚至于连昊天学宫也无视了。

如此大张声势,仅仅只是为了和他做一个游戏?

陈克不信。

包围他的黑衣人中间,有不少的修行者,从他们的站姿和气势就能看得出来。

如果陈克没猜错的话,这些人和蜀中四杰一样,来自于蜀州本土的修行宗派。

换句话说,蜀州的修行宗派,如今也投在蜀王的门下,甘愿为蜀王所驱使。

那么梅城乃至整个蜀州,现在究竟是谁说了算?

答案不言而喻。

新皇登基后,利用蜀王来对付蜀州商会,这应该正中了蜀王的下怀。

美丽的花间仙子

蜀王正是借着这个机会,暗中建立起自己的势力。

蜀王遇刺后,就此淡出人们的视线,也淡出朝廷的视线,这也算是因祸得福了。

在过去的大半年里,他足以放开手脚去做一些事了。

而不久前蜀王进京,向朝廷讨要了许多好处,无非是将他暗中扶植的势力,顺理成章的转移到明面上来。

正因如此,朝廷的旨意才颁布下来几天,蜀州就变天了!

吴九天山长告诉他,昊天学宫日后会有一场大变,难道和眼下的局势有关?

陈克来不及去想太远的事,此时他最感到疑惑的是,苏牧为什么要这么做?

我要是死了,对蜀王又能有什么好处呢?

脑阔疼啊。

陈克不耐烦道:“下一个!”

陷入死寂的人们,终于反应了过来,同时心中微微一震。

所有人都看清楚了陈克的出手,然而正因为看清了,才更加觉得不可思议。

他就这么随便的一剑,就刺死了蜀中八杰之一的黑金刚?!

什么时候陈克的实力,变得如此恐怖了?

又或者,仅仅只是一次偶然?

黑金刚壮硕的身躯倒毙在地上,犹自突兀着双眼,眼中写满了震惊。

血水从他的喉咙流淌而出,化作一道道黑色的小蛇,其中的一条悄然延伸到陈克的脚下。

蜀中八杰排名第四的满天星满小云,看着黑金刚的尸体,又抬眼看向陈克。

陡然一声轻喝,满小云飞身向着陈克掠去。

他不会再犯黑金刚行动迟缓的错误,所以将自己的速度开启到最大。

他也不会像黑金刚那样一上来就虚张声势,而是一出手便是杀招。

大星云奥义!

砰!

雨线横飞,无数朵火花炸开。

舞动在空中的星云剑,抛洒出璀璨的烟花,层层荡漾,华丽如夜空的星轨。

绚烂无比的星空世界,神秘而又宏大的铺陈开来。

迷幻的星光中,满小云的身躯仿佛也消失了,化作了星云的一部分。

轰!

一声轰鸣,犹如烈阳崩解。

无数道赤色流光,无数点星光,亦或是剑光,瞬间将陈克给淹没。

噗!

就在众人目眩神迷之际,一把森白的骨剑穿透星光,精准的刺入满小云的喉咙。

砰!

星空碎裂,流火飞散,满小云的尸体重重栽倒在地上。

“下一个!”陈克擦掉脸上的一道血迹,冷淡说道。

很早以前,第一个死者就曾对第二个死者做出过评价,华而不实。

原本陈克连一道伤疤都不愿留下,不过想了想,还是给大家一点面子,那就受点伤吧。

嗯,我不是战神,我是大学渣。

咚!

黑衣少年陈玄墨,长枪顿地,向着陈克走去。

雨线飘飞,水花四溅,陈玄墨大步前行,浑身散发着凌然的杀意,转眼站立在陈克的面前。

他阴冷的眼神看着陈克,缓缓道:“陈克,可还记得当年的三日之约?”

陈克无奈道:“意气之争有意义吗,你当你的蜀州八杰,我当我的学渣,不好吗?”

当年骨牌大战之后,确实是他不对,放了陈玄墨的鸽子。

可问题是,这样的比试对他毫无意义。

“当然不好,”陈玄墨眼中爆出精光,“我辈修行中人,就是要不断挑战,不断超越,唯有如此,才能真正踏入武道的坦途!”

“所以你一定要杀了我?”陈克忽然问道。

陈玄墨不禁楞了一下,诚实点点头:“如果说之前,我还有一点犹豫,可你接连杀了黑金刚和满小云,我们之间只能决一生死了。”

决一生死,陈玄墨说出这句话的时候,心中便生出不好的预感。

如果是在他没有看到陈克出手之前,他绝对不会说出这四个字,因为他有着必胜的信心。

然而在看到陈克接连杀了黑金刚和满小云之后,他的信心已经动摇了。

一声怒喝,陈玄墨再次将气势提升到极限,一枪向着陈克刺去。

雨幕翻卷,水花四溅,黑色长枪刺破虚空。

瞬息之间,闪动着寒光的枪头,距离陈克的喉咙近在咫尺!

然而下一刻,陈玄墨就体会到黑金刚和满小云经历过的恐惧和无助。

他身的修为,瞬间消失了!

那把陪伴了他十年的玄铁长枪,仿佛被雨线焊死在半空中,再也无法挺进半寸!

陈玄墨瞪着惊恐的眼睛,无助的看着陈克骨剑荡开了长枪,然后带着一抹血光,向着他延伸而来。

速度不快,却足以致命。

噗!

龙尾剑刺穿陈玄墨的喉咙,飚飞出一朵温热的血花。

砰!

陈玄墨和他的玄铁长枪,几乎同时栽倒在地上。

枪奴之名,名符其实。

直到死,那把枪始终攥在他的手中。

场一片死寂,苏牧怔怔看着这一幕,紧张之下,喉结连番的翻滚着。

堂妹曾经告诉过他,陈克并非表面上那么无能,不可小视,可他一直都没有当回事。

然而今天他算是见识到了,陈克非但不无能,反而是个深藏不露的高手!

蜀州八杰排名第二的枪奴陈玄墨,竟然也在陈克的手下走不过一招!

更恐怖的是,接连死了三个人,苏牧却连陈克的半点虚实都没有看出来。

“下一个!”

陈克冷淡的声音再度响起,沉静的眸子,看向最后一个少年。

紫衣少年,蜀中八杰排名第一的冷青竹,脸色微微有些发白,攥着剑柄的手,禁不住微微颤抖了起来。

就在他咬紧牙关,准备踏出一步的时候,身后忽然响起一个幽幽的声音。

“陈克,你下手如此毒辣,就没有考虑过为你陈家留一点余地?”一个黑衣老者肃立在黑暗中,冷冷说道。

陈克不禁笑了:“前辈,你说出这句话的时候,就没有考虑过为你的宗门留一点余地?”

“你是在威胁老夫?”老者勃然大怒。

“你说呢!”陈克再度冷笑。

p,装什么高人,一样的话你说出来就不是威胁了?

陈克不再理会浑身哆嗦的老人家,剑锋一指冷青竹,不耐烦道:“赶紧的,我赶时间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