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蕉视频app在哪看

两个时辰后,易恒告别两人,带着诸葛无双继续朝秦家飞去。

诸葛无双见他到来,很是高兴,只是看见他脸色严肃,精神不振,便不敢开口打扰。

他并没有注意到她的表情。

他心神还沉浸在孙博达与周承然给出的信息之中,自然也没有任何话语。

按两人所给的信息,逐鹿之战胜出的家族能够掌管通往另一处天地的传送门户。

那一处天地,别说孙博达,就算是周承然都说不清楚,只是知道那处天地还处于初生之时,修士很容易感受天地运行规则。

而天地运行万物生长的规则,即是天道所在。

修行,就是感悟规则,悟得天道。

两人不知,但他却知道,那处天地一定是地球无疑。

唯有地球符合此条件。

要回到地球,就必须要参加此逐鹿之战。

若是所效力的家族能够获得逐鹿之战的胜利,则更是能够顺利回到地球。

爱情海边纪夏浮梦

至于感悟天道,上世在地球之上,他没有修行,自然无法感悟天道。

如今,回到地球,是否能够感悟天地万物生长规律?

当然,更为重要的是,地球之上,如今是何年代,能否看到上世的自己和家人?

不管能不能,他当时立即下定决心。

这逐鹿之战,如今却是避无可避。

既然避无可避,那便须选择家族效力,或是帮助某个家族,而周家,是不是最好的选择?

在孙博达与周承然的口中,周家自然是最好的选择。

实力强大,底蕴深厚,前来投奔家族很多,用人唯贤等等。

在他两人说来,天下唯一的选择,便只有周家。

但他并不敢轻易决定,更不会将自己卖给某个家族。

就算是最后迫不得已,必须选择一个家族,他都希望与那家族能够平等对话,只是客卿关系,而非投靠。

当他再次婉言拒绝周承然好意之时,周承然脸色自然略显僵硬,孙博达在一旁圆场,他便也承诺,一定第一时间去周家看看。

周承然脸色才稍微舒缓,继续告诉他如今天下形势。

最后,从两人口中得知,神鹿踪迹已现,秦家倾巢而出,逐鹿而去。

而他们在那里已经拦截数百零散来投的修士,拦截数十闻风而来的家族,跟着,也要回归周家,听从周承浩的统一调配。

闻风的风,是仇希尹钦查第一站到达秦家的风声,这给天下各家一个信号。

秦家,很有可能就是最有希望夺得此战胜利的家族?

这让他心里很是不爽。

但知道仇希尹此时正与秦家在一起之后,无论怎样都要去见过一面。

只是,此趟,能否确定要去哪个家族?又能否与仇希尹相认?

……

“仇师妹之意,莫非是责怪我秦家不该参与逐鹿?”

“秦师兄,希尹之意并非如此,只是希望师兄多多思虑一番,若是师兄当真要率秦家修士逐鹿,希尹虽不能出手相助,但也是期望师兄能够胜出。”

“哈哈,师妹此言令师兄大为欣慰,若是天下万千家族修士听到此言,想必会尽归我秦家所用,这神鹿又岂能逃出秦家之手?”

“师兄又想多了。”一身白衣的仇希尹见秦胜天信心十足,一副枭雄模样,不由暗叹一声,扭头看向远方,“希尹期望师兄能胜出,但也期望师兄不参与。”

“师妹这到底是何意?”

合身之极的青色道服穿在秦胜天身上,不高不矮,不胖不瘦,鹰眉微皱,仍是英俊之极。

“期望师兄能胜出,这是希尹个人私心,期望师兄不参与此事,却是大局为重!”

“得师妹此句话,足矣!但秦家参与此事,为何又会影响大局?”

“师兄倒是足矣,但希尹心里却矛盾之极呢,数百年后噬灵族入侵,天下修士实在经不起折腾。”

“希尹心怀天下之志,不让须眉,师兄正是欣赏师妹此点……。”

“那师兄何不退出此次逐鹿?”

“若是,若是……。”

仇希尹白衣似雪,轻轻拂去额头散发,扭头过来,微微惊讶地道:“师兄一向果断之极,为何此时说话如此犹豫不决?”

秦胜天迎向她的目光,终是下定决心,柔声道:“若是师妹愿意与我厮守百年,师兄愿意放弃此次逐鹿。”

仇希尹闻言,迅速扭转头,移开眼神,绝世容颜之上现出一丝红晕,但身形却略微移开五尺,神情略显恼怒。

秦胜天眼中露出失望之色,但随即又振作精神,自信道:“师妹无须现在答复,如今,神鹿便在下方,师兄只需一声令下,上万元婴修士全力出手,混战便起!”

她听闻此言,低头朝下方看去。

一青一白两道身形站在千丈山顶,而山脚之下,并无神鹿影子。

但上万修士却是人影涌动,围着一个五里大小的湖泊,法力运转,气息尽发。

似乎湖泊中有什么凶猛怪兽一般,让上万修士都不敢大意。

五里湖泊,碧水荡漾。

一片大好的自然水境,清澈之极的湖水中,一群群游鱼欢快游动,又哪里有神鹿或是怪兽踪迹?

只是,上万元婴修士如临大敌一般,让此间气氛凝固非常。

风不敢多吹,浪不敢猛荡!

“易师兄,翻过这座山,便到了么?”千里之外,诸葛无双碎碎问道。

历经四日,易恒与她终于打听到秦家去向,一路追寻而来。

只是这一路之上,诸葛无双不断碎碎念,一会打听他的过往,一会好奇他的伤痕。

虽说他一旦面露不悦,她便会立即住口。

不过这效果明显倒是明显,只是所管的时间不长,最多半盏茶功夫,她又开始好奇地问起来。

后背的伤势已经恢复差不多,非要动手斗法,也毫无问题。

他如今头痛的不是与修士动手斗法,而是身旁诸葛无双无数好奇的问题。

“千里之外,有处湖泊,虽只有方圆五里,但其名却叫藏龙湖,传闻湖中隐藏着一条龙,只是从未现身过,不知是真是假,秦家应该会在那里。”

诸葛无双美目中闪出阵阵星星。

自那次与周家之人接触之后,他仿佛是换了一个模样。

事事安排妥当,样样分析清楚。

一路之上,凡是不知道的地名,不懂的事情,他都记得清清楚楚,分析得明明白白。

她不知这变化是从何而来,只是知道,如今这气质,这自信,竟然与秦师兄相差不大。

甚至有的时候,她仿佛已经回到从前,是秦师兄在她身边,为她讲起各种地名典故一般。

那时,是何种无忧无虑?

不断问这问那,被各种地名典故逗得“咯咯”直笑,那时,她甚至希望一辈子都能如此。

现在,她也被这地名典故所吸引。

只是渐渐地,素颜上,美目中,现出一丝忧愁。

若是与秦师兄相遇,该当如何?

“神鹿从殷家一路潜逃,在此处游水之时被发现踪迹,秦家便率众而出,围住五里湖泊,只是这消息已经过去两日,不知此时是否动手逼出神鹿?”

“为何不是秦家是否得手?”诸葛无双好奇地问道。

在他身旁那么长时间,已经习惯用秦家代替秦师兄,不知是受他影响,还是真的在心里这样代替。

“呵呵,若是神鹿如此容易得手,那这逐鹿之战还有何意义?其他家族岂非白白高兴一场?”

“莫非这神鹿很是厉害?”

“不,恰恰相反,这神鹿一无攻击之法,二无伤人之心。”

“那为何不能得手?”

“这神鹿唯有两个特征,一是能唤醒沉睡的上古妖兽,二是速度极快!”